近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与市场调研网站YouGov发布的一项民调显示,64%的美国人认为美国未来几年政治暴力将会增加
近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与市场调研网站YouGov发布的一项民调显示,64%的美国人认为美国未来几年政治暴力将会增加。在2021年1月的民调中,51%的美国人预计政治暴力会增加,这一数字在2021年1月6日美国会大厦骚乱之后的几个月开始稳步上升。多重暴力威胁笼罩美国人。专家分析,枪支暴力、警察暴力执法等问题构成一种恶性循环,已成为美国难以解决的社会性问题,暴露了美国两党严重的对立和撕裂,而各类暴力问题的恶果要由美国民众承担。多重暴力问题严重美联社联合芝加哥大学最新发布民调显示,21%的美国成年人表示,过去5年中,自己或亲戚朋友经历过枪支暴力。非洲裔和拉丁裔美国人的这一比例更高,分别是54%和27%。美国警察暴力执法事件频发。《华盛顿邮报》报道援引数据称,过去一年中,美国有1044人遭警察枪击身亡。占美国人口不到13%的非洲裔,遭警察射杀的概率是白人的两倍多。政治暴力正在撕裂美国。美国《波士顿环球报》网站刊文《政治暴力会成为美国的“新常态”吗?》称,近期,美国经历了巨变:从客客气气到仇恨言论;从两党妥协到党派截然对立;从公众对真相的信任到“假新闻”、“另类事实”再到否认故意造谣;从相互尊重分歧到恶意分裂。大家都不应该忽视最糟糕的噩梦可能会降临美国。美国现在是一个到处充斥着武器的国家。如果不加控制,一些极端分子受虚假信息和阴谋论的蛊惑,有可能在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中点燃一场暴力政治内战。背后原因复杂交织“近几年,美国枪支暴力犯罪事件层出不穷,死亡人数惊人。这一问题背后牵涉政党分裂、利益集团操纵、民意撕裂等复杂原因。”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学者孙成昊接受人民日报海外版采访时分析,其一,美国宪法规定公民拥有持枪自由,要有效禁枪,必须修改美国宪法,从法律程序上很难实现。其二,枪支问题是美国政党两极分化的代表性政治议题,多数民主党人支持强制管控,多数共和党人主张持枪自由,两党分歧导致枪支管控相关的政策难以推行。其三,美国步枪协会、军火商等构成的利益集团的游说,对美国控枪政策有较大影响。这些利益集团通过资助共和党候选人,阻碍美国政府控枪举措的实施。其四,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美国贫富差距加大,不同族裔之间矛盾加深。民众对社会现状不满情绪增加,选择以暴力方式发泄对社会不公的负面情绪。专家分析指出,一定程度上,警察暴力执法与枪支暴力构成恶性循环。民众暴力使用枪支情况的增加,令美国警察执法危险性增大,加剧警察紧张心理;警察出于自我保护的心理,同时因为执法行为受到法律较强保护,更容易出现暴力执法情况。解决方案难以达成据美国《纽约邮报》报道,美国总统拜登近日在宾州发表演讲,谈及减少枪支暴力和推动禁止攻击性武器相关话题,30分钟的演讲里,他至少说了6遍“没开玩笑”和“我认真的”。拜登在演讲中提到将会推动美国禁止攻击性武器,并批评了“撤资警察”运动。“拜登政府上台前,将控抢作为任内要解决的主要问题,并提出让枪火制造商负起责任、通过立法禁止攻击性武器等诸多倡议,但他的主张治标不治本,没有解决枪支暴力的根本问题,也无法落实更加严格的控枪措施,不可能实质‘控枪’。”孙成昊说,枪支问题仍然会是美国社会难以解决的社会性议题,两党政治极化和政治暴力加大了该问题的解决难度。从美国中期选举不难看出,两党之间,包括拜登和特朗普之间的互相攻击非常激烈。这些都会影响两党在控枪、警察执法等问题上达成共识的可能性。笼罩在美国人生活中的暴力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最终牺牲的是美国民众的福祉和安全。(高 乔 李浩嘉)原标题:暴力泛滥威胁美国民众安全《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2年09月13日   第 10 版)责编:吴正丹、毛莉